第一章 公寓杀人事件

一个帅气的少年站在神明高中大门前,,此时,他在心中默默发誓:我不能再被退学了。他叫萧月,因为他母亲玉希月刚把他生出来就难产死了,他父亲萧铭诚就父兼母职,他名字里的月字就是萧铭诚为纪念妻子所取的;在来神明高中之前他就已经在其他高中读高一了,但都被勒令退学,其原因就是打架,其实也不能怪他,都是那些学长找他麻烦,结果可想而知,他们被萧月用超能力武术海扁了一顿,所以,他读了三所高中都被退学,这一次,也是他老爸靠关系才能来这里就读的。(可悲呀)!
萧月来到高一(5)班,用力打开门,一脚踏进班里,这一切多么顺利,可萧月的头上却多了一个装满水的水捅。萧月把水捅丢到一边,拳头紧握,举到嘴巴前,摆出了打架的架势,班里学生以为他要打人了都一脸兴奋,谁知道萧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谢谢大家,众人都是一愣,他继续说道:”正所谓有水则发,谢谢大家祝我以后发财,等我发真财了一定不会忘记大家的。众人差点没被他气死,班里的人一脸失望,还有的人说:“这就是因大架被三次退学的萧月啊?也不怎样嘛!有谁知道,萧月多么想把他们给干掉!
一天过去了。放学后,夕阳高照,萧月一脸衰样,慢吞吞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才上学第一天就被人整,多怄啊!走着走着,啊!一声掺叫响遍这条小路,萧月发觉叫声是来自不远处的公寓,好奇心十足的他马上飞奔而去。
萧月来到公寓楼下,发现叫声不是从一楼发出的,便马上向楼上冲去,一个保安人员看到他往楼上跑,以为是什么违法之徒边追着他跑。萧月跑到二楼,看见一对男女在最后一户房门前,一脸惊慌。萧月跑到他们身边往房门里一看,一个男人躺在大厅的地板上,一动也不动,脖子被毛巾勒住,节打在脖子后面。接着萧月进到屋里,三两下来到男人身边,把勒在男人脖子上的毛巾扯开,用手指按在男人喉结稍左处,没有发现脉脖跳动的迹象。这时,保安也到了,萧月以命令式的口吻对保安说:"快报警,这男人已经死了!"(下)
警察来了。首先进来的刑警身材魁梧,面目严肃又不失俊逸;旁边还跟着一位年纪跟萧月一般大的女生,长得很好看,长发披肩,更添加了一分优雅的气质。那位领头的刑警看到萧月蹲在实体旁边急忙走过去,开口就是破口大骂:你怎么能在警察到达之前随随便便进入凶案现场,破坏了现场怎么办啊!萧月被骂得无话可说,只是一个劲的道歉。
萧月在一旁观察着大厅,摆设很简单:除了电视机和沙发外,就是一张桌和两张凳子;尸体旁边还有一个古龙香瓶,瓶口打开着的,萧月凑到死体身上闻了闻:“好重的香水味”。法医也没理萧月,忙着自己的事情。
***所有调查工作完成后都向那俊逸的男人报告,首先是一位警员:“叶警官,死者叫韦尚仁,是“天蓝”中央银行的职员,28岁。接着是法医:“死者的死因是颈部被勒窒息而亡,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五点三十分到六点左右”。然后是鉴识人员:“现场的指纹只有死者的,可大门里面和外面的圆形手把上却没有死者的指纹,可能是凶手擦掉自己指纹时也把死者的指纹擦掉了。谢谢各位!叶逸微笑地对他们答谢。
“请问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叶逸首先向那男人问。
“我叫唐浩,是尚仁的同事也是朋友。”
“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
“我来是想和尚仁谈谈银行的事,再楼下遇到了左倩,于是我们一起上来;一打开门,就发现尚仁躺在地上死了,当时我们很震惊,连报警都忘了。”
叶逸转向那女人用很温柔的语气问:“小姐,唐先生说的左倩就是你吧?是的,左倩的声音还有一些颤抖。
“你与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是尚仁的未婚妻,不久将要结婚;我今天像往常一样下班后来找他和他一起去外面吃晚餐。没向到他却……!”左倩眼睛红了。
“左小姐,死者每晚都会擦香水才和你一起去吃晚餐吗?”萧月的声音插了进来。
众人都望着萧月。是的,左倩点点头。“你不要插嘴!”萧月被叶逸一吼,不再多嘴了。要不然耳朵什么时侯聋了也不知道。
叶逸又向唐浩发问:“你们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大概是六点十分左右。”
这么说凶手行凶后不久,你们就发现尸体了。叶逸向保安发问:“你在五点三十分到六点左右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
“我当时一个人在值班室里坐着,连一个鬼影也没看到。叶逸没有再继续问话。警官,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保安对叶逸说完就走了。难道凶手还在这栋公寓里,你们去搜查公寓!叶逸向几位警员下命令。其结果:“无功而返”。
***萧月双手抱胸,靠在墙上,听着他们的口供。最让他头痛的是:“凶手到底是用什么手法进出公寓的!”萧月心中满是疑问。
喂!你摆酷摆够没有?一个清脆的声音把萧月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萧月看了看,是那位和叶警官一起来的女生,差不多有他这么高。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萧月很礼貌地问。
“给你录口供啊!”
“录口供!”萧月差点被吓死。“小姐,以你的年龄好象还不是警察吧!”

咚!那女生一个拳头砸上了萧月的头。“我当然是警察了!只不过是未来的罢了,现在来是累积经验,以后就是一个成功的女警了。”眼中还闪着自信的光芒。“哦!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叶琪是那位叶警官的女儿,你呢?”
“难怪,有其父必有其女,一个见人吼,一个见人打,都那么野蛮。”“我叫萧月!”萧月吃痛地回答。
你就是萧月!叶琪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大叫。那个因打架三次退学,又是“萧氏”企业总裁萧铭诚的儿子,现在就读神明高中的萧月?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神明高中高一(4)班。”全高一个的人都知道你,不过传闻中的你没有这么俊,应该是牛高马大,肌肉男那种类型的!怎么传闻与现实差那么远啊!
喂!喂!喂!你是夸我还是损我啊!萧月不悦地说。“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的话我想出去走走”说完向门外走去。
萧月你去哪里?叶琪跟着他。关你什么事!萧月继续走着。
咦!和死者一样的香水味,萧月走过唐浩身旁突然闻到。“唐先生,你喜欢擦古龙香水吗?
不,我不喜欢擦香水的。
谢谢!看来他就是凶手,可是他杀人后怎么离开的。萧月一边思考一边走向门外走去,叶琪跟在后面。
***来到一楼。保安正背对走廊接着电话,萧月眼睛一亮,马上跑到值班室窗前,等保安接完电话急忙问:“保安先生,请问下午五点三十分到六点左右,你有没有接到打错的电话?
经你一提还真有两通电话,一句话也不说,还真烦人。这时萧月脸上露出了微笑。
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萧月向保安请求道。“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帮!”保安爽快地答应。萧月凑到保安的耳边讲起了他的计划。
谢谢你!萧月向保安答谢道。走吧!萧月走上楼。喂!你又要去哪里呀?萧月转过身面带迷人微笑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哇!他的笑容真好看,看似一脸的阳光,有略带一丝邪气,太棒了,我一定要把他追到手!呵!呵!萧月见她一动不动的,又怕误了时间,跑到他身旁,一把抓起她的纤纤细手,不,这双手很滑却很有力,不象外表那样柔弱!哇!真好摸!
叶琪一脸惊讶:他牵她手耶!惊讶过后,当然是满心欢喜啦!甜美的脸上不自觉的多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这是萧月回来的第一句话。在场的所有人惊讶地望着他,包括原本一脸甜蜜笑容的叶琪也瞪大眼睛望着他。哦!你说来听听。这次叶逸奇迹的没有要他闭嘴。
其实凶手是光明正大地走出公寓的。众人眼睛都大了,很简单:“凶手在约五点三十分左右来到公寓楼下,用手机打电话到保安值班室,趁保安转身接电话时,走上楼,来到死者家。当然死者与凶手是认识的,所以死者才会倒茶招待凶手。凶手并没有喝,要是在现场留下指纹的话计划就泡汤。死者知道左倩小姐会来找他吃饭,所以才会擦香水,凶手就趁死者转身擦香水时,用毛巾把死者勒住,死者反抗时把香水往身上洒了过多,所以身上才会有很浓的香水味。死者被勒死后,凶手就离开,还把指纹擦掉了。接着凶手又打了通电话到保安值班室,又一次趁保安接电话时走出公寓;便一直等左倩小姐,假装和她相遇,和她一起发现尸体。一来不会被怀疑,二来又有了不在场证明。这时全部的人都望着唐浩。

你凭什么这么说!唐浩煞是惊讶,但还是故做镇定。
唐先生,那你身上的古龙香水味怎么解释,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擦香水的吗,那你身上有怎么会有与死者身上一样的香水味呢,叶逸马上凑到唐浩身上仔细闻了闻,真的有香水味。
因为……因为……,唐浩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不久,突然辩道:“我身上有香水味又怎样,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进公寓杀人!等一下就有证据了!萧月微笑着说。
过了不久,唐浩的手机响了,唐浩的动作迟疑了一下,缓缓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查看。看着手机的荧屏,唐浩顿时眼睛瞪大,几滴冷汗从额头流下,手也微微颤抖着。
怎么!是哪里打来的?萧月淡淡地说。是不是保安值班室打来的?
唐浩的手机从手中滑下来,掉到了地上。难道是……!叶逸像似发现了什么。
没错,不管是电话还是手机都有“来电查询”和“去电查询”。我相信你已经谨慎地把通话记录中五点三十分到六点左右你打到保安值班室所记录下电话号码删掉了。但那也是“掩耳盗铃”,只要查看保安值班室里电话的来电显示,就可以知道五点三十分到六点间你用手机打了两通到保安值班室的你的手机号码。刚刚那通电话就是我叫保安查询后打来的。这不仅证明了可疑电话是你打的,也证明了你用的是我上述手法完成的杀人计划。你还想怎么狡辩。
你是怎么怀疑我的?唐浩没有狡辩,反而向萧月问道。
开始你录口供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你不是说“你们一打开门就发现死者死了”你怎么那么肯定死者死了。我要进房间检查尸体才知道人死了,你在门外就能知道,太夸张了吧!萧月嬉笑道。
原来如此!
“你为什么这么做?”左倩十分激动。
左倩,其实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可那时你已是尚仁的女友,甚至没有正眼望过我,后来你们订婚了。因此,杀了尚仁后你就是我的了!唐浩面无表情地说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突然,唐浩拿出小刀向左倩冲去,还大喊:“和我一起去另外一个世界吧!”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常惊讶,来不及作出反应。唐浩的刀马上刺到左倩了,突然,唐浩像被什么东西弹开似的,向后飞撞到墙上昏了过去,小刀也断了。其他人还一愣一愣的。快把他带走!萧月向几名警员叫道。警员回过神来把唐浩带走了。
好险!幸好我有超能力,不然的话,这里又多一条人命!萧月在心中大呼。
喂!你们要牵手牵到几时啊!叶逸脸色嬉笑道。
啊?萧月和叶琪互望了一眼,才发现他们一直牵着手,两人顿时面红耳赤。色狼!叶琪一巴掌打在了萧月的俊脸上。她并不是不喜欢他牵她的手,只是其他人都看得笑了出来,为了面子只好委屈他了!
萧月差点被打晕。又打人,怎么这么野蛮啊!你……,叶琪还没吼完,萧月已经逃命了。
叶警官再见!叶琪你的猪蹄我才不稀罕呢!
居然说她纤细的手是猪蹄!萧月你去死吧你叶琪大吼。可叶琪轻轻抚摩着被萧月牵过的手,叶琪脸上又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叶逸看到自己女儿的甜蜜样,心想:真是女大不中留哦!
此时,萧月已经跑出公寓。摸了摸被叶琪打过的脸,心中没有气,反而一脸甜蜜。天啊!我有被虐待倾向!萧月向布满星星的夜空呐喊着!
《公寓杀人事件》完

第二章班绑架事件

(上)
一个晴朗的早晨。
“喂!萧月,起床了!”一声惊天巨吼响遍萧月的房间。“啊!”萧月惊醒了过来。
“叶琪!拜托你有点女孩子的样子好不好,那有女孩子大清早跑到男孩子的房间里大吼大叫啊,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在作弄他。他为了方便上学才和他老爸搬到这栋公寓,却成了她的邻居,更可恶的是她居然不害臊地每天大清来叫他起床,搞得他快崩溃了。每天还要看他老爸的俊脸。唉!可悲啊!
“萧月你可不要忘了,要不是我每天不辞劳苦地叫你起床,你可能早破了学校的迟到记录了!”叶琪很不满地说。“要不是喜欢他这个有外貌没内在的混蛋,她才没这闲功夫呢!
不过说得也是哦,自从她每天叫他起床后,他就没在迟到过。萧月被说到痛处,一阵脸红,尴尬地叫:“那我谢谢你行了吧!”说完洗脸刷牙了。“哼!这还差不多!”叶琪理所当然地说道。
***“喂!听说今天有一对俊男美女要转到我们学校,而且还是来我们班耶!”
“是吗?全班男女都在议论着。”
这时一对男女走了进来,众人看到他们都呆了。两人都好看得无话可说。真是绝配!全班都一致认为。“大家好!我是轩亦,这位是白雨!”轩亦介绍道。
“你们怎么来这里啊?”萧月惊叫道。
“阿月!我好想你哦!”白雨已经扑到萧月的怀里了。萧月也收到了全班杀人的眼神:“虽然萧月也很俊美,但性格懦弱,实在配不上这高雅美丽的女孩。”至少全班同学都是这样认为的。大概只有轩亦和白雨才知道萧月其实是不想惹事才装懦弱的。
不知何时叶琪已经站到了他们身边,萧月急忙把白雨推开,不知怎么的,他好怕她误会。“叶琪,他其实是我表妹!”当然,这句化还没说完,叶琪就给了萧月一巴掌:“花心大萝卜,大混蛋!”接着冲出教室,眼里还含着泪光。萧月呆呆地站着,轩亦和白雨路出异样的笑容。
***傍晚。萧月一个人在回家的小路上走着:“老师也真是的,讲明天到“西郊”野外露营的事也太久了吧,都傍晚了才讲完。”接着摸了摸被打的脸想起了叶琪:“他肯定是误会他了,可她干吗要打他嘛……!萧月百思不得其解。”“不管了,明天露营时在向她解释吧,但怎样解释呢?萧月还在苦恼着。
突然有个男人将萧月扑倒在地,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了。“喂!你干嘛?萧月呼喊着,还用手把男人推开,忽然觉得手湿湿的,抬起一看,是血!萧月急忙把男人翻个身,拍了拍男人的脸想把他弄醒。男人慢慢地睁开眼,左手紧抓住萧月的衣服,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光盘:“请……你一定要……把这光盘交给……警察!”那男人痛苦地说完就死了。
“在那边!”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跑了过来,抬起手枪对准了萧月。“看来他们来追杀那男人的,也就是为了光盘而来。”萧月举起双手,慢慢地站起来,用脚轻轻地把光盘踢到前面。其中一个长相冷酷地酷哥跑了过来,伸手去捡光盘。萧月抓好时机,右脚一扫,把酷哥的手踢了开来,一转身左脚脚跟踢到了酷哥脸上,酷哥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站在一旁的另一个男人马上向萧月开枪,萧月向右边闪开,朝男人冲去。男人又想开第二枪时,萧月抬起右手,指间还透着蓝光,用超能力卡住了子弹。那男人干脆把枪一扔一个又钩拳打向萧月。萧月左脚一跨,身体向前一倾闪过了男人地拳头,接着萧月抓住男人的右手手腕,左手按住肘关节,转身一拉,男人马上被萧月摔到了地上,萧月用膝盖压在男人的背上,从他头上扯下几根头发,随着一丝丝蓝色光芒地环绕,那几根头发变得挺直坚硬像针一样,萧月用其中一根朝男人后颈的麻穴刺了进去,他挣扎了几下就昏了过去。萧月见酷哥没有动静,马上拿起光盘往家里飞奔。
过了许久,那位酷哥醒了过来,望了望尸体旁边的地上,发现了一块校牌:“神明高中,高一(5)班,萧月。”酷哥把校牌收好,扶着同伴向阴暗的小道走去。
***萧月回到家,马上回房打开电脑查看光盘的内容。他惊奇地发现里面竟是知名黑社会帮派“赤虎社”贩卖毒品的账目以及交易对象。萧月看到这些眉头不禁一紧,似乎感觉到将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宽大明亮的房间内,一个面相冷酷的男人正在向他的老大报告:“首领,我们把那卧底杀了,但他临死前把光盘交给了一个神明高中高一(5)班的高中生,他叫萧月;我们还与他交了次手,不幸失败了,光盘被他拿走了。”“饭桶!连一个高中生也打不过,更何况还带了枪!”赤虎大骂道。酷哥继续说道:“我查到他们高一年级明天去西郊野外露营,会开校车去,我们要不要把那高中生从车里劫出来?酷哥提议道。
“不,太浪费时间了,干脆劫车,他们要去西郊,那我们劫车后开往西郊,再绕道去南郊的树林,那里人烟稀少容易避开警察。还有再警局里安派眼线,假如警察真的看到了光盘的内容,一定会向上头申请人力增援,对光盘里的交易人进行缉拿寻找我们的贩毒证据,到时候我们再通知那些人小心行动,不过这件事我们最好能自己解决,不要惊动那些人。你安排几个办事利落的人在西郊的路上侯着,等校车一来,马上把(5)班的车劫走,接着就照我刚讲的计划去办,弄了吗?”
“属下知道了!”酷哥讲完走出门外。
“一个高中生算得了什么!”赤虎笑了出来。

班绑架事件(中)

翌晨,又是艳阳高照。
“阿月,你不是说今天去西郊露营吗?”萧铭诚对着正熟睡的萧月拍了拍他的脸问道。“是呀!那又怎样?”萧月蒙蒙懂懂的回答,声音略带沙哑。“还怎样,现在是8:55分,还有5分钟你就迟到了!”萧铭诚说着,脸略带微笑。萧月听着他老爸带着嬉笑语气报告时间,惊醒过来,挑下床直接奔向浴室跟他的牙刷火拼。
萧月还是没有赶上(5)班的车,幸运的是搭上了最后离校的车。
萧月一上车就看见叶琪正和一个长相秀气的男生有说有笑的,心里突然有些酸酸的,闷闷的,也不知是什么感觉。亏他还再想怎样向他解释,现在却开心的和另一个长相逊色于他的人有说有笑的,昨天被她打了一巴掌,真是亏本了。叶琪看了萧月,但是没有理会他。“你好,我叫程杰,是警察局长的儿子,我爸爸与叶叔叔是好朋友,所以我和叶琪从小就认识。你是萧月吧?久仰大名了。”程杰微笑的向销月说到。
想他示威,这该死的“成奸”,小心那天我把你干掉!萧月在心里暗骂着,但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多谢,抬举了。”之后就不在和程杰说话了。“学校的车还真不错,每扇车窗都有窗帘,连自动门都有,而且还用电脑控制开关,只可惜自动门只有一扇,让三四十人挤出去,真是‘美中不足’呀!萧月想引起叶琪的注意。叶琪没有甩他反而警告他“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萧月有些怒色,转过身身后的女生小声的问:“小姐,我是那里惹到你了。”“你当然惹到我了,你还惹到整个(4)班的人,自从昨天,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把我们班花叶琪惹哭了后,我们(4)班的人决定把你定为头号公敌。”那女生说完便不理他了。萧月听完她的话后,突然想到他今天是要向叶琪解释的。急忙转向叶琪“叶琪,其实昨天那女孩是、、、”“你们快看那是怎么回事啊?”一个激动的男声打断了萧月的解释。接着,全车的人都向前方望去。
两辆黑色轿车把(5)班的车劫了下来,接着从黑色轿车里跑出三个黑衣人来,还拿着手枪。其中跑在最前面的黑衣男子是昨晚和他交过手的酷哥。他正用手枪对准司机大叫了一声:“开门!”机被吓得脚都发抖了,老老实实的给他开门。那男子马上冲上校车,把司机扯到了一旁。坐到了司机的位置,把车子发动了起来,其余的人也跟上了车。前后只用了不2分钟。(5)班的车在众目睽睽下带走了。(4)班校车上的人都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萧月早就用随身携带的手机报了警,正坐在位置上思考什么。
***接到萧月报警电话的叶逸带着手下神速地赶来。
他从(4)班学生的口中得知,那些黑衣人劫车后往西郊方向逃离后,马上命人往西郊追去。萧月一脸平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握着手机,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搭在大腿上,摆出了思考的姿态。叶琪看到萧月不禁有气:“你女朋友在被劫的车里,你都不紧张的吗?”萧月看着叶琪那气鼓鼓又透着红晕的双颊笑了起来:“阿雨不是我女朋友,你可别误会。”
“都叫得这么亲热了还说不是你女朋友。”她最讨厌那种明明是男女朋友却又不承认的男生了。萧月莫名其妙:“我叫我表妹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你……你表妹?”叶琪变得有口吃了!“是啊,亏我还整天想着怎么道歉,现在却和别的男生有说有笑的!”萧月的语气带有极重的酸味。“他在吃醋呵!呵!幸好她故意找程杰和她演戏,不然也不会知道他对她也有同样的感觉:“对不起嘛!”叶琪像是在撒娇似的。萧月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算了!”萧月定了定神。
车上的人都不禁佩服起萧月了。叶琪虽说是他们班的班花,却有男孩子的气概,从来没对其他男孩子动心,而他却能让叶琪这样娇声娇气地道歉,他太厉害了!
这时,萧月得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接着笑了起来,马上接通:“赤虎,我等你电话很久了!”车上的人都十分惊讶,赤虎可是危险人物,他怎么惹上的。
“哦?你怎么知道我会打电话给你的。”赤虎的声音很低沉。
“昨天和我交手的酷哥参与了这次行动,很明显是为了拿着光盘的我而来,既然我不在车上,你一定会想办法联系我,叫我拿光盘去交换学生。我猜想你一定要我到南郊的树林交易吧?”
“你又猜到?”赤虎真的惊讶了。
“不用太惊讶,你叫人把车劫走后往西郊逃走,是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引警方往西郊追捕。而那里可以通往两个地方,一个是南郊的树林,另一个是北区。北区是工业区,那里很繁荣,白天的人很多,如果你把车开到那里,一定会引起注意。相反的南郊就不同,一路上人烟稀少,而且四通八达,可以避开警方,那里刚好有一片树林,做为交易地点在好不过,况且我知道光盘的内容你一定会杀我灭口,有谁会挑人口密集的地方杀人呢?”
“你真的很聪明,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今晚九点交易,你一个人来,可别耍花招哦!不怕告诉你,我在车上装了炸弹,还在自动门和窗户上装了感应器,只要有人想逃跑的话,那一车的人就要到阎王那报道了。”
“谢谢提醒,我会准时到的!”说完就挂电话了。
“程杰,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讲给你听!”萧月说道。程杰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马上来到他身边听他讲计划。
“我现在那光盘去交易,等我走了以后,把这复制光盘交给叶叔叔,按我说的去做,一定要九点以前办好懂了吧?”“恩!一定做到!”程杰坚定的答道。“我要和你一起去!”一滴眼泪从叶琪的柔目里滑了下来。“好吧!”萧月迷迷糊糊地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叶琪顿时忘了哭泣,面红耳赤。车上的人马上叫了出来。萧月才发现自己做是了什么事,他居然吻了她:“你不要误会,这是国外的礼仪”萧月不负责任地说。
“哼!反正又不是初吻,也没什么!”叶琪堵气道。
什么?她的唇还有其他人吻过,气死他了!
萧月一脸闷气地走下车“他生什么气啊?人家初吻关他什么事啊!”萧月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在意。叶琪跟着萧月搭了一辆计程车,去往交易地点了。
***(5)班车上。“到底谁来救他们啊?”车上的女生祈祷着。
“放心,萧月一定会来救我们的!轩亦安慰她们。
“他?不可能!”他们显然不相信。
“相信我吧!我老大很厉害哦!”轩亦坚定地说,脸上也浮出笑容。众女生看到轩亦迷人的笑容,脸红地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而百白雨在一旁有些吃味了,因为她的男朋友在对着其他女生笑。“嘿!女人就是那么小气!”
班绑架事件(下)
晚上八点三十分。
你在这里等一下,赤虎一定会派人监视的,我把他们解决后你再跟着,懂了吧?萧月淡淡的对叶琪说道。然后转身走向树林。
果然!萧月刚走进树林那位酷哥拦住了他。
“嗨!我们又见面啦!”萧月微笑地对他打招呼。“是啊!我带你去见首领!”酷哥冷冷地说道。他带着萧月往深处走。
“酷哥,你看这是什么?”萧月用左手晃过酷哥的眼睛,酷哥顺着他的手望了过去,他趁这一空当,一记有力的右钩拳打在了酷哥的脸上,酷哥马上倒在了地上。然后又慢满地爬了起来,萧月没有给他出手的机会,来了个回旋踢,酷哥当即昏了过去。萧月解决酷哥后,便叫叶琪进来,于是两人一起进了树林深处。
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校车,于是两人躲进了草丛里。萧月观察了周围环境,发现校车旁有个男人守在着,没有其他人,便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平放在手掌上,微微的蓝光围绕着~狗尾巴草~,~狗尾巴~飞到了男人的后颈刺进了他的麻穴,男人马上倒在了地上。叶琪早已目瞪口呆。萧月立刻警告道:“不许把你看到的讲给别人听,知道了吗!”叶琪傻傻地点头,接着又笑了出来“哇!他有超能力耶,想不到她喜欢上一个了不起的人,太棒啦!”不会吧?一般人见了他的超能力早就怕苦死了,她笑得这么灿烂干嘛?”萧月不愿多想拿出手机拨通了赤虎的手机:“赤虎,我到了,你在哪里?”
“你应该看到车尾了吧?”
“嗯!”萧月应了一声。
“很好,你来到车的右边,就会看到一条小路,走进去,就有一条小溪,我就在那里。”说完便挂断了。接着又拨通了轩亦的手机:“亦,感应器在哪里?”
“在自动门上,不过要输入密码,而密码在赤虎那里,他为了以防万一把电脑控制的自动门转成手动的,这样一来从外币面也能打开了!”
“想不到他还蛮小心的嘛!”萧月小小赞扬了一下赤虎。
“那当然,人家堂堂~赤虎社~首领可不是吃白饭的!”
“亦你把自动门的窗帘拉上,然后……!”萧月讲起计划来了。
“月,这样真的能救车上的同学吗?真的假的!”
“等我还煎的咧!你只要照做就行啦!”
“好啦!不过你要小心啰!可不要让那女孩年纪轻轻就守寡喔!”
“喂!你是不是想明天那俊脸上多几块肥肉啊?”萧月威胁道。
“OK!不讲了,祝你好运,”轩亦知道他说到做到,不敢惹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琪在一旁自我陶醉着,根本没听见他们的对话。
“叶琪,你有没有手机?”
“有啊!”叶琪回过神,把手机拿了出来。萧月接过手机,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她手里:“我去交易,你在这里等叶叔叔,他应该快到了,到达后打你的手机通知我,通后五秒就挂断;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听我指示!”
“嗯!”叶琪点点头。萧月见她明白就向小溪走去,还把手机调成震动式的。
***来到小溪。萧月看到赤虎一个人站在溪边,脚旁还放着手提电脑。
“光盘呢?”赤虎没有多余话语,直接切入主题。
“你的性子好急哦!赶着投胎啊?”萧月带着一半埋怨一半嘻笑的语气对赤虎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光盘扔给赤虎。赤虎接住光盘马上用身旁的手提电脑开始验货了。就在此时萧月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萧月感到了它的波动,无声地笑了起来,走到溪边洗起手来。
赤虎验完货后,拿出手枪对准萧月。“干嘛?想杀人灭口啊?”萧月说道。
“废话!”赤虎冷冷地说道。
“别怪我不提醒你哦!警察已经拿着我复制的光盘去逮捕里面购买你毒品的人了,现在已经拿着证据在树林外等着你呢!”萧月笑了笑。
“不可能!”显然赤虎不相信萧月所说的话,“我已经在……!”“已经在警察局里安排了眼线,只要警察一向上头申请忍受调动的话一定会通知你的,对吧?”萧月接下了他的话。赤虎脸上马上露出惊愕的表情。
“其实我早猜到你会这样做的,所以,我叫叶叔叔直接向特警队申请增援,这样就能避过你的线了!然后抓住光盘里的人,用光盘威胁他们,他们见自己死定了,一定会拖你下水,有了人证物证你还不死!”
“那又怎样?我有一车的人质,还怕逃不了吗?”赤虎恢复镇定。
“我要更正一点,你现在一个人质都没有,车上的学生都被救了出来,你这么急杀我,到时候可不要后悔哦!”
“不可能!没有我的密码,根本不可能关闭感应器把人救出来!”赤虎更加不信此事。
“不相信啊?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萧月往回走。

“看你耍什么花样!”赤虎狠狠地说道,但心里却有一丝的恐惧。
***赤虎眼睛都大了,手中的手提电脑也掉到了地上,恐惧在他心中急速蔓延着。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车就横着停在他面前,感应器并没有被关掉,而他国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在车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赤虎大叫着,跑到车门前输入密码把感应器关掉,准备开车门一探究竟。就在他关掉感应器之际,萧月一脚把赤虎踢开,埋伏在草丛里的特警队员冲了出来,把倒在地上的赤子之心虎围了起来用枪对准他。
“谢啦!”萧月打开车门,(5)班的学生从里跑了出来。“为什么?我刚才明明看到没有人在车里的的!”赤虎吃惊地大叫着。
“其实,他们一直都在车上,我只不过是让他们趴下而已!车里每个车窗下班都有一块很宽的地方,只要叫他们在车里走道上趴下,让车窗下的车壁挡住自己的身体,这样从车外的两边就看不到他们,就会以为他们不在车上。我叫亦把自动门的窗帘拉上,就是为了防止你开门的时候,看到里面的情况!”
在场的人都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5)班的学生更加相信轩亦所讲的话了“你什么时候通知他们的?”叶琪很不明白。
“在你自我陶醉,一脸傻笑的时候!”萧月故意把灿烂笑容该成了傻笑。
“我才没有咧!”叶琪死不承认。
“你有!”“我没有!”“你有!”“我没有!”“你有!”“我没有!”“你没有!”“我有!”
“呐!你承认咯!”萧月笑得很得意,赤虎趁这一空当,拿出手枪左手勒住他的脖子,右手用枪抵着他的头:“给我一辆车,让我走,不然他就得死!”赤虎大声说道。
“休想!”叶逸狠狠地说。
“看来我是死定了,萧月我要你陪葬!有什么遗言就说吧?”赤虎想给叶逸压力。
“真的吗?你对我还真好耶!”萧月傻傻地笑了出来。“好你的头啊!”在场的人都大叫着。
“喂!快点讲!”赤虎催萧月。
“喔!各位,这是我最后的问题!”
众人一恋严肃的听着他的遗问。
“叶琪,你的初吻到底给了谁啦?”萧月很白痴地问。
“晕!”众人差点没晕过去,都生死关头,居然关心别人的初吻,他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你不要闹啦!”叶琪脸都红透了。
“不行!你不告诉我,我不死冥目!”
“好啦!给了一个有外貌没内在,一天到晚只知道迟到的家伙”叶琪大叫着。
“不会吧?太没公理了吧?”
天啊!众人都知道叶琪讲的是他,反而当事人不知道,真怀疑他是不是白痴!
“可恶!被他挟持着都还在打情骂悄,太目中无人了!赤虎在心理暗骂道。
萧月趁赤虎心不在焉,枪口稍离他的头时,一脚踩在赤虎的脚上“啊!”赤虎反射性的地弓下腰,萧月用头撞上了痴虎的脸,当即又是一声惨叫,勒在脖子上萧月的手松了开来。萧月一转右手身抓住了赤虎的右手腕,左手抓住手肘向右一拉,赤虎就这么和车子来了个热情拥抱。萧月的扁人行动还没完呢!他把赤虎扯了回来,左脚往赤虎的腋窝一踹,双手同时放开,赤虎飞了出去。赤虎不愧是黑帮老大,马上又站了起来,冲向萧月,右钩拳朝萧月挥去。萧月向下一蹲闪过半拳头,右手由下往上,斜抱着赤虎的胸口及左肩,向前一用力,把赤虎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赤虎发出了在今夜的第三次惨叫,由于撞到了脊梁,赤虎痛得爬不起来了“快抓住他!”两名警员听到叶逸的命令马上抓住了赤虎。
“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输吗?”赤虎的语气很平静,虽说是输了,但至少也罢要知道他犯了什么错误。
“很简单!有两个原因:一是轻敌,你认为我只不过是个高中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只带了两名手下交易,不然我的计划也不会这么顺利;二是不够冷静,当我说警察那着证据来抓你时,你就开始慌恐了,如果你够冷静,就餐会发现我说的~~人质已经被救走了~~这句话是假的。假如人质真的被救走的话,我有必要和你交易吗?”
“原来是这样啊!我输得心服口服,要是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不会再犯!”
“好啊!”萧月笑了笑。
“你有的时候真的很单纯!”赤虎笑了出来,接着就被押走了。
“阿月,赤虎为什么不在光盘被盗时就通知那些人呢?反而在警方有所行动后才通知呢?”叶逸提出疑问。
“我想是为了利益吧!如果他在光盘被盗时就通知那些人的话,别人就会认为~赤虎社~办事不利。还可能终止交往,那就没有利益可言了,而他自己把事情解决的话就万事大吉!”萧月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叶逸点点头。
“走吧!回家啦!”萧月大叫着,走上了已经没有危险的校车。其他人跟着他上了车。
“叶琪,要了你初吻的那个人到底叫什么名字嘛?”萧月想查那个人的底。
“不告诉你!”叶琪面红耳赤地回答。明明是他,还好意思来问。
“哼!你们女人还真小气!谁是你男朋友,谁就是自找死路!”萧月气堵堵地说道。
“你死定了!”叶琪大叫着,对萧月疯狂乱袭。顿时,在回程的校车中,惨叫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