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公寓连续杀人事件(解决篇)
天地万物皆有始有终,就像生命、文明以及鲜花一样,总有终结与凋谢的时候,不可能持续恒古不变。
一个人犯了错误后就想安然自得、不受任何同等的惩罚,更是完全不可能;因为真相迟早会被人发现。正如我们的主角萧月所说的那句话:“真相总是在事情的最后才被揭开!”一样,每件事情也是有始有终。
此刻,所有与案件有关系的人,都聚集到了阳玄的房中,静静地等候着萧月把事件的真相公诸于世,当众撕开凶手的虚伪面具。
“各位,相信大家已经明白我把你们召集在这里的原因如何了吧……!我在此向各位揭开整个事件的真相!”萧月见众人已经到齐,以他惯用的开场白来作为给凶手的大礼,也为他的推理拉开帷幕。
众人面面向视,都各自在心中揣测着凶手的真面目。
“我首先从李晨的死开始讲起。其实,凶手在杀李晨的时候,并没用什么特殊的手法,只不过是让他吃下过量的安眠药后,才用尖刀刺死李晨;当然也同样因为凶手与死者相识,所以凶手才得以让死者毫无戒备地吃下安眠药!”
“那制造密室的方法,是不是真如妙妙(自然是黎妙)所推理的那样,利用透明胶带从门上的裂缝穿过,再粘住锁的旋转按钮,借以拉力来反锁门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在第二个死者谢轩的房间里,这个手法似乎不太可能成功,凶手又是用什么方法制造密室的呢……?”黎家全心急如焚地问,带着对他女儿黎妙推理的真实与否,怀着希望的心情;或许他一直支持着黎妙,只是出于大男人的面子问题,才小有阻止她而已,试问天下有谁不爱、不支持自己的儿女呢?
“不……!凶手只是用透明胶带来诱导我们,他的手法真的可以说是简单得可以,但又可以说是比一切其绚目的手法更有效!”萧月的话,不得不让黎家全失望了,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个人所希望的而改变。
“黎叔叔,请你去窗台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黎家全老实地照着萧月说的去做,虽然不太明白,但他相信萧月所说的都有他的道理。
“没什么特别的啊![窗扣]也没有松,其他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不对……!”黎家全仔细地检查着铝合金窗,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萧月一笑,黎家全的回答,似乎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那再看看窗外的防盗栏又如何……?”萧月指示着下一步行动,引领黎家全慢慢地接近真相的领域。
这回黎家全就更加不明白了,跟防盗栏又有什么关系?
“防盗栏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只是螺丝帽上有刮痕……再有的就是……就是刮痕很新……!该不会是……!”黎家全终于发现了关键所在。
“没错……!制造密室的手法无他,就是直接地把防盗栏给拆卸下来,等逃出房间,关好铝合金窗户之后,再把防盗栏装上去。制造密室的手法就只是这样而已,;谢轩的房间也是利用了同一种手法……!”
“就这么简单……!?”
安杰还是不太相信,凶手会用如此简单的方法?
“对啊!难道你不觉得这个方法即简单,又实用吗?况且这是事实,不用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萧月不忘取笑安杰一番。
而这时黎妙有了疑问:“这个方法虽然简单,但实施的时候却得花上不少的时间,难道凶手就不怕犯案的时候被别人看到吗……?”她有些想不明白,把防盗栏拆卸后又装回去,用的时间肯定不少,再加上这里是学校,那为什么就没有人看到呢?该不会连老天也帮凶手吧?
“你忘了吗?李晨和谢轩死亡的时间都是在凌晨十二点到一点半这段时间内,这么晚的时候,整个圣仁高中应该就只有我一个人在食堂后面的草地上;再说这两天都是周末,在学校里的人只有现在在场的所有人,而当时大家都各有各的事情做;所以凶手根本不用怕犯案时被别人看到!”萧月褪散了黎妙心中的迷雾。
“凶手真的可谓是聪明啊!轻易地就制造了我们最容易忽略的盲点……!”
“忽略的盲点……?什么意思?”黎家全把众人心中的疑问给提了出来。
“嗯……!我们从房间里王紧闭的窗户看去,自然而然地就会直接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窗户上,都认为凶手制造密室的必经之路,一定就是门和窗户而已;完全没有想过关键其实就在于那个年纪已经七老八十的防盗栏上……!我们所忽略的盲点就是因为太过于常见一样事物而忘了去注意,忘了去思考它。就连我叶犯了同样的错误,从头到尾都只注意到了窗户……!”
众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终于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不过,凶手仍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选择了不应该选择的辅助工具,防盗栏的螺丝帽上的刮痕就是辅助工具所留下来的致命关键!据我所知,在这学生公寓里面,只有一个人对机械和木工深有了解,而且用的扳手和[扳口]内侧还有破损,也有因常年使用所突出的缺口……!”萧月已经把凶手的身份表示得很明确了。
“阳玄……?!”众人齐望向他,在这宿舍里有扳手的人就只有他了。但却不大敢相信他就是凶杀,因为平时的他待人客气、有礼,心地有善良,和李晨以及谢轩相处得很融洽,他怎么会杀了他们呢……?
“萧月,你不觉得自己的推理太过于草率吗?我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那倒好,我想听听你怎么解释我的不在场证明!”阳玄为自己辩解。
“我已经找到了不在场证明的破绽……!”这回轮到叶琪推理了,众人的视线投到了她身上。
“首先,我给大家看一张那家网吧的布置图……!”说着,把她绘画的平面图摆到了众人的面前,好让众人更清晰地了解不在场证明的破绽,用她纤细的手,引导着众人揭开真相。
“阳学长所坐的机号是55号,在第六排的倒数第五个位子;而位子的正后方就是一天24小时都开着的后门,阳学长就是从后门逃回来进行杀人计划的。由于角度的关系,柜台距离门口的右边,还有0。5米就是墙壁中间的方位,视线的直视角度被一台台重叠成1/2的的电脑显示器所挡住,因此,老爷爷根本就看不见坐在55号的阳学长你。而当你杀死两位死者后,又从网吧的后门进来,继续扮演着网民……!我说的一切,老爷爷都可以证做明!”
李岳站了出来,证明叶琪所做的一切推理。
“就像叶琪所说的一样,我当时的确是被显示器挡住了视线,根本看不到坐在第六排上网的人,再加上我有老花眼,就更加看不见……!”
萧月和叶琪看得出来他们的推理已经带给阳玄极大的震撼,他额头流下来的冷汗就是最好的证明。
“恩……!不赖的推理!”萧月看着叶琪,笑着说道,很难得她的推理可以达到这样不错的水准。
“什么叫不赖的推理啊……!至少也应该算得上是完美的……!别老是一副都是你对的样子,你不知道这很讨人厌吗……?!”叶琪气得两腮通红,她的那番话当然是违心之论,鬼知道她爱惨了他那自信而俊逸英气的模样,只是不想让别人发现她对他的爱意罢了。
萧月没有一点生气的转变,反而开心地甜笑着,他发觉他特别喜欢看她像个小孩子一样两腮通红的可爱样子,这样的她,比较温柔,恢复了女孩子可爱调皮的天性;不再有平时男孩子般的强硬。
“难道不是
:2005-5-13 16:44:00
萧月没有一点生气的转变,反而开心地甜笑着,他发觉他特别喜欢看她像个小孩子一样两腮通红的可爱样子,这样的她,比较温柔,恢复了女孩子可爱调皮的天性;不再有平时男孩子般的强硬。
“难道不是吗……?你的推理中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提到……!”萧月还是那一副甜笑的模样。
“哪有啊……?你胡说八道!”她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阳学长从网吧里离开,回到这里杀人之后,再折返回网吧,大概也要用去一个小半时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阳学长能保证李爷爷不做其他像上厕所之类的事情吗?再加上柜台的高度要比显示器加上电脑桌的高度,高不了多少!只要李爷爷站起来,还是能看到阳学长,所以阳学长是不会做这种容易发生意外的事情……!”
“那……那又怎样?”
她跟他对上了,老是和她作对。不是说她推理能力差、就是说她像个男孩子一样,没有女人味,还老是叫她改变。坦克她就是她啊!为什么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虚伪,她要用真实的自己来爱他,即使他不属于她。
“我想……!李爷爷当时八成是再看小说之类的书籍!”萧月肯定地说道。
“耶……?!你怎么知道的?”李岳可奇怪了,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就算他这几年都狂脸小说,但他又怎么知道当时他在看小说呢?
“李爷爷一直戴着的老花镜就是线索……!李爷爷现在的工作应该是网吧的管理员;一整天下来主要的,就是负责收费,但空余的时间一般都是比收费的时间更多,那李爷爷为什么要常常戴着老花镜呢……?很有可能每时每刻都要做一件事情,所以才会一直戴着老花镜;再加上他一直狂迷小说,有个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先看完小说才去做的老[顽固]因此断定李爷爷当时正在看小说。阳学长既然能利用网吧的各个特点,说明他是网吧的常客,时时注意着李爷爷的举动和习惯后,发现了这一点,加以利用……!好像李爷爷就是因为这习惯,搞得肾都虚了,每天都夜尿频多,真可怜哦……!”萧月笑得可开心了,他终于报了刚才的一剑之仇。
“臭小子,你找死啊!竟然敢把我老底抖出来,你死定了!”李岳卷起衣袖,准备给他几拳,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错!
萧月不以为意,轻蔑一笑:“以你现在的身体是大打不过我的,老年人……!”
李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想到这小子的嘴变得这么厉害,不过又有一种青出于蓝的自豪感,萧月可是他从小教导出来的的[徒弟]呢……!
看到这两个老大不小的人,叶琪就不禁有气,现在明明就是揭开凶手真面目的时刻,却还在这里争吵不休,像什么样子!
“你们两个给我一人少说一句,不然把你们丢出去!”
叶琪这一发话,两人真的立刻不再争吵,简直就欠扁。
“我现在仍有一点不明白的……!就是谢轩死亡的时间是一点到一点十分左右;而阳学长是在十二点五十分到的网吧,如果是运用了同样的逃脱方法,也不可能在二十分钟内将被害人杀害,制造密室,再回到网吧;这不管再怎么快,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叶琪满是疑惑地看着萧月,希望从他口中得到她想要知道的真相。
萧月温柔一笑,好像在向她保证,一定会让她答案似的。
“关键的线索在于以下三点:有水珠的排气扇盖、半边湿润半边干燥的抹布、以及煤气罐;另外就是这所学校的浴室设计:浴缸、排气扇、热水器。把我说的这种种综合起来就可以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当然,阳学长的房间就凶案第一现场!”
“可能吗……?就是利用这几样东西……?!”黎秒不敢相信,毕竟这些都是生活中最常见的物品,真的能成为杀人凶器吗?
“当然……!阳学长首要的工作就是把谢学长约到他的房间,可能是以喝茶为理由,让谢学长吃下了过量的安眠药,等谢学长睡死之后,再将其抬进浴室;这时,排气扇和盖子、抹布、煤气罐、热谁器以及浴缸就派上了用场。首先,把排气扇的盖子装上,接下来就是打开煤气;把开启后的热水器莲蓬头放入已经堵住排水口的浴缸里,然后出浴室,把门关紧,用抹布把门下的缝隙给塞住,这样浴室就成了一个几近密不透风的密室。随着时间的推移,浴室里慢慢地充满水蒸气,氧气就被取而代之。当氧气消失,处于昏睡状态的谢学长吸入的就都是水蒸气,因而会呼吸困难,直至死亡,所以谢学长的鼻孔里会有水珠。这也就是谢学长窒息的原因,完成这一切也只用一到两小时而已……。不过仍有一点是要注意的……,那就是谢学长的衣物。因为长时间的处在水蒸气的密室里,衣服也会变得湿润,就像那块塞门的抹布一样,所以阳学长把谢学长的衣物全都脱了下来。剩下的就是最后的工作,把所有的衣物还回原样;所以阳学长从网吧逃回来就是为了把已经死去的谢学长穿回衣物,打开看排气扇,把水蒸气加快地抽出浴室,然后把尸体搬去谢学长的房间,用刚才所说的密室手法制造密室,再回到网吧。密室杀人和不在场证明就是这样同时完成了……!”
萧月挂起了胜利的笑容,不管阳玄做任何的狡辩都不能让审判终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用过煤气,指纹吗?可你要弄清楚,这里是我的房间,煤气罐开关上有我的指纹也不奇怪啊……!”
“当然不是指纹……!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先买好一罐,到时候就不会因为忘记,弄得要洗冷水澡!]这样的话。这点首先可以证明煤气是你买的……!”
“是我买的又怎样,也许是真正的凶手到我的房间里用煤气杀人呢?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既然你硬是要强辩的话,那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房间里的煤气是什么时候买的……?”
“你就这样问他……!”叶琪突如其来地插了一句。
萧月转望向她,不明白地问道:“那要怎样问,你倒是告诉我啊……!”
“他可是嫌疑犯耶……!就这样直接问他,难道……难道不怕他撒谎吗?好歹也应该设计一个圈套,让他自己说出来吧……!”
她真怀疑他的脑袋是不是聪明过度,反而秀斗了,在这种讲名关键证据的时刻,有哪个嫌疑犯会做出有可能对自己不利的回答!真当自己是绝顶聪明,人家就是神经白痴啊!
“可能吧……!但我相信阳学长是不会说谎的。既然学校允许在宿舍的浴室内安装热水器,校方一定不会错过这个赚钱的路子,在学校内开设煤气供应站。再说我来的时候发现附近并没有煤气供应站,因此我可以更加肯定学校里有供应站。我想只要查看供应站的销售记录,就可以知道购买的人以及时间了。相信阳学长不会撒这种没大脑的谎言吧……!”
萧月笑盈盈地偷瞄了一眼叶琪,眼神中透露着胜利的得意。他知道,只要他这样糗她,便可以看到她那生气而可爱的样子。
果然,她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小嘴嘟了起来,把头撇过一边,懒得去接收他那骄傲得意的眼神。
大沙猪、沙皮狗,老是拆她的台,赢了就算了,她才不会去计较呢?可他居然还向她炫耀,真是一个欠揍的家伙。
“就在你和叶琪来的当天早上买的……!”阳玄老实的回答,因为萧月已经道出了他不能说谎的理由。
萧月一笑:“很好,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凶手另有其人,那么我就真的要佩服他未谱先知的本事了……!”
“为什么……?”叶琪不明白。
“想想吧……!凶手既然能在这里策划杀人案件,必定是蓄谋以久,按理说凶手是不可能回知道阳学长在这两天内买煤气的,而现在凶杀竟然跑进别人的房间里,用别人刚买的煤气完成杀人计划,大家说,我能不佩服凶手吗……?现在是炎夏,很少人会事先买一罐煤气预备到秋冬使用。而凶手行凶的第一现场是别人的房间,却又料事如神的知道房间里头有足够的煤气,这也太不合常理。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凶手根本就是那个房间的主人,也就是你,阳学长!”
阳玄克制不住的冷汗,从他额头流了下来,呼吸也因紧张而变得急促。但他知道,萧月并没有那出关键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这也就代表着他仍有机会躲避杀人的嫌疑。
“或许你的推理的确有可能证明我是凶手,但昨晚谢轩根本就没有来过我的房间,当时你又不在这里,你又凭什么说谢轩是在我的房间里死的呢……!”
还以为阳学长会找什么更有新意的借口狡辩,没想到不过又是他意料中的而已。
“的确,若是没有证据的,根本没有人可以证明你谢学长到过你的房间。不过,能证明的人却也只有死者谢学长而已!”萧月自信满满地说着。
“你少唬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也能成为证人?”阳玄显然不相信萧月的话。
“没道理啊……!我记得叫鉴认人员把房间里的所有物品都检查过了,没有发现死者的质指纹啊……?”黎家全也不太明白。
“那是大叔你疏忽了,死者的指纹就留在房间的门铃上面,我已经叫鉴识人员从新检查过了……!阳学长说昨晚谢学长没有来这里,那为什么门铃上又会有谢学长的指纹呢?我还记得你曾经把自己房间的每一个地方都擦得非常干净,甚至门铃也没有漏掉,如果写学长在这两天内没有找过你的话,门铃上是不可能会留下指纹的。但可以确定的是,我来那天,谢学长并没有找过你,因为他和安学长到酒吧喝酒;就算是第二白天也不可能,因为发现了李学长的尸体,警方会封锁现场采集证据,到晚上才会解除封锁。你只要事先约好谢学长,他自然会来这里找你,于是就按了门铃啊……!”
“笑话……!我昨天才告诉过他,我的门铃已经坏了,他不可能会按门铃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也许吧这一切都已在你的预料之内,但仍然发生了你意想不到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天命难为。安学长,如果是你,你会怎样让死者开门?”萧月转问安杰。
:2005-5-13 16:47:00
“当然是按门铃啊!难道还敲门不成?”
“很好,这所高中在宿舍的每个门上都装上了门铃,时间长久了,这里的学生就自然而然地有了按门铃的习惯,即便是事先通知,在一两天内是不可能脱离按门铃的习惯。当谢学长发现门铃坏了之后,他才改为敲门的吧……!另外,今天早上你去叫谢学长吃早餐。说过[怎么按门铃也没有人回应]但为什么我叫鉴识人员检查的时候,在谢学长房间的门铃上却没有你的指纹呢?……那是因为你早知道谢学长已经死了,根本没有必要按门铃!所以门铃上面没有你的指纹……!”
阳玄退靠到了墙边,他知道他已经败了。
“我已经尽了自己的本分,现在到你尽自己的义务了。老实地说出你、李学长、谢学长、还有那个龚玉学姐的直接关系……!”萧月保持一贯的微笑。
“我是小玉的男朋友……!虽然未曾来得及表白,但她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孩子……!”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轰动。
“这么说,龚玉所提到那个她一直喜欢的人……就是你……!”黎爱惊道。长得非常漂的龚玉居然会喜欢长得如此平凡的阳玄!不过想想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阳玄这样心地善良,而且他们两人又是好朋友,喜欢他也是很正常的,不过他为什么要杀李晨和谢轩呢?
“不错……!”阳玄目无表情地回答。
“那她为什么要自杀……你知道吗?”黎爱继续问道。
“我想……这件事情应该从一年前讲起。那时侯我的父母因出车祸而丧生,我的生命简直一片黑暗;直到她的出现,我的天空终于有了阳光。认识她之后,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学习。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朝夕相处,我爱上了她;但我却是如此的平凡,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因而一直没有表白心迹。可突然有一天,她居然跑来找我,跟我说她一直都喜欢着我,我哦整个人都愣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知道她一直等待着我的答案,但在她走之前却没有回答她,我不敢相信她会喜欢如此平凡的我。往后的日子里,我一直逃避她,可最后几次见到她,她都是泪流满面地躲开我,我那时以为可能是自己伤害她太深。为了见到她的迷人的笑容,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向她表白。她自杀的那天,我在家里打扮好,准备去向她表白。可这时,邮差却送来了一封她给我的邮件,当我打开封条之后,里面却是一封遗书,我感到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立刻跑去她家找她,没想到到了她家楼下却看到了法医抬着她那冷冰冰的遗体,我的天空顿时又变会了以前的灰暗。之后我就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在家里借酒消愁。一次,我打开那封遗书,终于知道了真相,原来小玉她……她遭到了李晨和谢轩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的强暴,这对她这个思想保守的女孩子来说是一种比死还痛苦的耻辱,她也认为自己对不起我,所以总是躲着我;最后选择了自杀……!她……她怎么就这么傻,那时侯我及时表白的话,可能她就不会自杀了……!”阳玄泪水涌了出来,没有想龚玉这个他最爱的女孩子表白,没有守护着她,是他一生的最大遗憾。
“所以你就杀了他们……?!”萧月问道。
“没错,要不是他们,小玉就不会自杀了,我也不会失去最爱的人……!”阳玄满脸愤恨地说道,即使杀了李晨和谢轩,也没有让他心中的怨恨减少。
萧月无语,以为他能体会到阳玄那种来不及表白的悔恨,以及失去爱人的悲痛。现在想起那时侯,叶琪带着满脸泪水跑走的样子,她当时也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他下意识地转望向她,发现她早已感动地哭了出来。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还是老样子,天真烂漫,不过这也正是她的魅力所在。
“萧月,没什么话说吗?小说里不都是写侦探揭发凶手后,就会讲些大道理来教育凶手杀人是愚蠢的吗……?”有多少人能了解他的痛苦和怨恨,只会讲大道理,根本就不能体会到他的遗憾。反正他已生无可恋,干脆早点去陪小于算了。于是从裤兜里慢慢地抽出了小刀,这一切并没有让其他人看到,不过主角就难说了。
萧月一笑:“没错,杀人是很愚蠢……!但是,那种失去爱人的痛苦只有你自己知道滋味如何;为爱人复仇,这件事情的价值与否,决定的人也只有你;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相信我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事情,可能更疯狂……!所以我不会对你讲什么大道理,因为我觉得,为一个自己爱的人所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评价它的对与错,一切的选择都只在于你而已……我揭发你,只是要你为自己所犯的错,接受相应的惩罚……!”萧月边说边走到阳玄身旁。
挨到他耳边悄悄地说道:“不过你要记住……!千万不能有自杀的念头,我相信龚玉学姐也不希望你为她再做出什么牺牲,甚至是付出自己的生命;是男子汉的,就应该勇敢地接受惩罚,可能此刻龚玉学姐在天空之上注视着你,期盼你昂首挺胸地面对未来……!至于你手上的那把小刀,我就当做是纪念品好了……!”说完,从阳玄手中夺走小刀,站到了一旁。
阳玄恍然大悟地笑了,站了起来,走向黎家全:“你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萧月也付之一笑:“多谢夸奖……!”
当黎家全带着阳玄走出男生宿舍的时候,他仰望天空向龚玉许下承诺:“小玉,无论今生还是来世,我都永远爱你……!”
那蔚蓝天空上的云朵,仿佛成了龚玉的盈盈笑脸;好像在为这个她期待已久的完美结局而高兴。
:2005-5-13 16:48:00
学生公寓连续杀人事件(尾声)
绿油的草地上,萧月和黎妙双目交视地站着。黎妙紧张地准备着向萧月表白心迹,虽然早已知道结果,但最起码这样对得起自己;而萧月却傻乎乎地等待着黎妙向她说明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实现我给你的承诺,现在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谁!”
“好啊……!”他可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呢!
“我喜欢的人……就是……就是你!”黎妙终于说了出来,心里更是轻松百倍。
“你……你再说一次好不好,我好像听得不是很清楚……!”萧月以为他听错了,她怎么会喜欢他呢?这也太蛊惑了吧!
不是吧!这么近都听不清楚,他耳朵是不是有病啊!
“我说……我喜欢的人是你……!“黎妙提高了嗓音,要是他再听不清楚的话,就干掉他。
“怎么会咧……!我们好像才认识两天耶!“萧月惊呼。
“什么怎么会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非常奇妙的,总是在你没有防备的时候来到你身边。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我……我……那……那也……对不起,我喜欢的是叶琪,所以……所以……!”萧月节节巴巴的,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有,在走之前要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叶琪,不然的话,你就得死翘翘!”黎妙善意地威胁萧月,虽然得不到他的爱,但叶琪也是她的朋友,最起码也要帮她捍卫她应有的权利。
“懂了啦……!再见咯!小巫婆,希望你早点找到比我更好的男生!”萧月跑走之前也不忘整她一番。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黎妙大声叫道:“你和她一定要幸福哦……!”
萧月背对着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继续奔跑着,往他的幸福重点冲刺。黎妙转身走去,慢慢走向自己的未来。
***萧月在归途的林阴大道上寻找着叶琪的身影,不久便发现了她,只是从她边走边踢着小石子的这个动作可以看得出来,她此时的心情很不好。
“叶琪,你怎么先走了,都不等我!”萧月跑到了叶琪身边。
“你不是要陪黎妙吗?我以为不用等你了,所以就先走咯!”她的话语充满了酸味,那小嘴又标志性地橛了起来。
萧月一笑,看她的样子就是到她心中想些什么了。
“怎么?吃醋啦……!”
叶琪俏脸一红,她的这一反应已经验证了一切。
“你……你少夜郎自大了,别老是以为……以为只要是女人就会喜欢上你!告诉你,我已经对你没有感觉了!”她哪会承认,不过她的话讲得结节巴巴的,一听就知道是违心之论。
萧月停下了脚步。叶琪却是红着脸不理睬他。
“我喜欢你……!”萧月真情流露。
叶琪像当机似的,呆呆地站在那里,这是她多么期待的四个字,但她能相信吗?那时她问他的时候,他什么都答不出来,不就是否认了对她的感觉吗?现在又说着这样的话,她能相信吗……?
“你说谎……!是不是要离开这里,见不到黎妙,就把我做替身。现在我死心了,你又说出这样的话,到底要我怎么样才甘心啊……!”说着,泪水忍不住[破堤而出]。
看到她痛哭的样子,心里阵阵揪痛,冲了上去,双手扶住了她的双肩,充满真情地说道:“我不想怎么样,也从来没有喜欢过黎妙!当你伤心流泪的时候,我会痛心不已;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会想着你;你和别的男孩子有说有笑的时候,我心中会苦闷得不得了。我终于知道这种感觉是喜欢你的感觉,奇妙而又难以言寓。虽然发现得有点晚了些,但我想问你,现在的我,你还喜欢吗……?”萧月注视着叶琪,眼神中满是真挚感情。
叶琪当然能感受到萧月真诚的情感,此刻,甜蜜已经填满她原本就犹如空洞般的心。忘情地拥入萧月的怀里,嘴还喃喃:“我当然愿意……!”
萧月也同样地紧抱住叶琪,他发誓,他这辈子绝对不回放开拥住她的双手。抱住她的那刻起,他突然感觉到,他对叶琪的感情不仅仅是喜欢而已了,是比喜欢更加深入、更加甜蜜的爱。能够拥有她,让他觉得他快要幸福死了……不行,要是他死了,还怎么和她在一起啊!他才不愿意呢!
“咳……咳嗯……!现在的小鬼也太开放了,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抱得那么紧!”一把充满嬉笑的声音,突如其来地打破了他们两人的幸福时刻。
这个恶意搞破坏的人,就是李岳,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位长得高大英俊的男人。他和萧月的俊美完全不一样,若是相比的话,萧月略胜几筹,但他拥有萧月所没有的那种领导的王者气息,那如鹰般锐利的双眼,好似看透了一切,是一种成熟的美。
:2005-5-13 16:49:00
“李叔叔好啊……!好久不见了!萧月又露出了他一0一笑容,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本来是接爸爸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这个小子……!”李耀笑了出来,那样子没有了令人畏惧的王者之气,反而有种容易相处的感觉。
“什么话嘛!怎么一见面就小子……小子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萧月郑重声明,他最讨厌别人叫他小子。
“这已经成了习惯了,改不了了……!好,废话少说,我有些问题要问你,老实点跟我走!”李耀一把抓住萧月,就往不远的草地带。
萧月也不做反抗,反正他已经习惯了,他小时候就已遭到这样的对待了。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次就是他五岁那年到李岳家吃饭,李耀一边问他要不要喂,却一边喂他吃饭,连对他有意见的权利都不给,搞得他满脸的米饭,其他同坐的人都笑话他,那时他真的是颜面扫地。大家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
李耀把萧月带到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草丛里,放开萧月问道:“最近看报纸知道你老爸正在和一个叫夏水清的女人处于热恋当中,那女人长得极像希月,他该不会把他当成了希月的替身吧……!”
“这你就放心吧!那是绝对不会的,他们两人虽然长得极为相似,但性格却相差得天远地远,老爸他很清楚这一点。他们两人是真心相爱的!”萧月拍拍李耀的肩膀,让他放松些,因为他知道李耀和他老爸从小就是铁哥们,他老爸的事李耀是再担心不过了。
“那还差不多。不过你老爸还真是很有桃花运,总是遇到美女。还有,你可不要学那种花心帅哥,不然有你好看的……!”
“当然不会,我可是还有初恋的纯情男生咧!”只要叶琪还没有成为他正式的女朋友,那他就还算是个有初恋的男生。
“不可能吧!你还有初恋?枉你长得这么靓!”李耀一副怜惜的样子,好像在为萧月抱不平一样。
“喂!我的长相和我的初恋有什么关系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会伤害到我纯洁的心灵啊!”萧月装出一副受到极大委屈的样子。
“你这也叫做纯情啊!那又怎么会和那个女孩子抱得那么的……忘情呢?”
“废话,当然是爱她啊!不然我是不会抱她的!”萧月坚定地说道。
“哎……!你不是要接李爷爷吗?我们还是回去吧!”萧月转身往来的路走了回去,李耀跟着他一起。
之后,李耀父子坐上了私人的[奔驰]轿车,回家去了,留下了萧月和叶琪这两个小[夫妻],好让他们多些二人世界。
“月,李爷爷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明明是网吧的管理员,却有[奔驰]轿车可坐,这让我很不明白耶!”叶琪问道。
“他是全国有名的[岳耀]电脑集团的前任总裁,可能是见自己老了,就把位子传给了李叔叔,却又不甘自己下半生享青福,所以开了家网吧,来为他公司的电脑测试成品,因此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网吧的管理员啦!”
“原来是这样啊!果然是真人不露相……连我都不得不佩服李爷爷了!”叶琪不尤地敬佩起李岳,他到了这把年纪,依然惦记着如何帮助自己的心血而不辞劳苦。
“现在先不说他了,我正式地问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萧月又再一次充满真情地问,这件事情没弄清楚,他就是不安心。
叶琪嫣红一笑,伸出纤纤细手,轻抚着萧月比许多女孩子都要美丽的脸庞。
“嗯!当然愿意,我可舍不得把你让给别人!”
萧月开怀地笑了出来,抓住叶琪的小手。
“那当然,像我长得那么帅的男生,你怎么舍得,要不然你岂不是亏大了!”萧月笑得很开心。
“是啊……是啊……!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真的是亏大了!”叶琪更加用劲地叶萧月温暖的手交握着。
他们交握的双手,形成了一副美丽的画,若是要给它取个名字的话,就把它叫做《爱之双翼》!
《学生公寓连续杀人事件》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