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画室悲剧(序篇)
PS:之前写得很长,真的是很累,所以决定写些短的,希望大家别介意哦!
柳明,年轻帅气,是名多才多艺的画家。虽说他是个艺术家,但他的住宅却不像其他艺术家的住宅一样,赋有艺术的体现;反而平凡朴实。
他的住宅分两层,一楼有两个房间,一间是接待客人的大厅:电视、DVD、电话、空调、多人沙发,总体上来说,是十分简单的摆设,但整个房间都挂满了他自己的各类作品,把房间装饰得不似一般的生气。而另一间,则是画室,里面一叠叠的画纸将要记录他的得意之作,其他的就是颜料、毛笔、素描笔这类的画具,只要是和画画有关的东西都出现在那间房间里。画室里还有个玻璃门,透过晶莹的玻璃,可以看到绿油油的草地和种着各种花类的院子。二楼就是他和他妻子诗姮惠的卧室。
画室里,柳明正在为影视红星李爱制作个人画集,今晚就是最后的一副了。他的妻子站在画室门口,注视着他丈夫认真时的英姿;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两个遥控起和水壶、以及杯子。
“砰……!”一声巨响。
“怎么回事……?你们待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柳明跑向客厅。
“等等,我也去!”诗姮惠跟了上去,只留下李爱傻傻地坐在原来的位子,一动也不敢动。
“砰……!”突然地又是一声巨响,子弹穿过玻璃,射中了李爱,一声掺叫之后,李爱倒在了地上,温暖的鲜血流了满地。她的呼吸变得微弱,慢慢地,她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月,今天是我生日哦!”叶琪在大街上,围着萧月打转。
“那又怎样呢?”萧月不明白地问。对于他这种没有浪漫细胞的家伙来说,这样的反应是很正常了,虽说他和叶琪已经正式在一起了,但仍像个白痴一样不了解少女的心思。
“什么怎么样啊?礼物啊!身为我的男朋友,我生日你应该送花或者是请吃一顿饭之类的吧!哪有人这么白痴的问怎么样的?!”叶琪气愤地说道。
“哦!是生日礼物啊!你说吧,要我送什么?”萧月这个白痴终于明白叶琪话的意思了。“花吧!”叶琪的心情有了好转。“花?!”萧月脸上写满疑问:“白菊花好不好啊,简单朴素!”
叶琪想也没想就是一拳:“你家死人啊?有谁喜欢白菊花的,你咒我死啊!”
萧月抚摸着下巴,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有了主意:“不喜欢就黄菊花好了!”噢!天啊!叶琪差点就要晕给他看,她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外表好看,反应却是迟钝得像个白痴一样的家伙呢!
“拜托你浪漫些好不好,真不知道你长得这么帅有什么用,一点也不明白女孩子的心思!算了模拟送什么都行啦……!”叶琪噘起了嘴,脸都气红了。
“好,我保证给你惊喜!”萧月拍拍胸脯承诺着。
呵……呵!别告诉我送一本英汉字典给我,那可真是够让我惊喜的呢?!”叶琪皮笑肉不笑,心里不禁讽刺道。
突然一辆警车停在了他们身边。
叶逸从车里伸出头来:“是你们啊?月,快上车,发生杀人案件了!”
萧月二话不说,跳进了车内,叶琪当然也跟着,未来女警嘛!
画室悲剧(事件篇)
“叶警管,死者叫李爱,新进的当红影星,死因是子弹贯穿心脏致死,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半个小时前,我们还在玻璃窗和窗帘上发现了子弹动洞,经过鉴定,是从外面射入”林正像往常一样,报告着鉴定的结果。
“柳先生,请问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叶逸问。
“大概七点半左右,我正在为李小姐个人画集的最后一副创作着,接近尾声的时候突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巨响,于是我就叫我妻子和李小姐待在画室里,自己去客厅看看,我妻子不放心我,就和我一起去了,哪知我们才刚出门,又是一声巨响,接着一直坐在原位的李小姐突然地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了;我怕凶手会再开枪,便把灯给关了,过了一段时间确定凶手不会开枪后,姮惠便叫我去叫救护车和报警,然后我就去叫救护车和警察……!事情就是这样子了!”叶逸马上也按照柳明的话,命令手下检查了客厅,果然在客厅的多人沙发上发现了子弹孔以及残留在孔里的弹头。
“柳叔叔,你画画时,死者就坐在玻璃门的正前方吗?”萧月问。
“呃……!”柳明没有立刻回答,反倒是望了望叶逸,并不相信萧月,毕竟他只是一个高中生。
叶逸似乎看出了这一点,朝柳明点点头,证明萧月值得信赖。
柳明见叶逸同意,便老实地回答萧月的问题:“没错,而且每晚都在同一个位子上,为了避免外人看到,所以连窗帘都拉上了!”
子弹是从窗外面射进来的没错,但窗帘是拉上的,凶手怎么瞄准呢?除非是对死者的位置姿势,非常了解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只有柳明和他妻子最为可能,可是第一声枪响和第二声枪响的时候,他们两人又是在一起的,总不会他们两人合谋害死李爱的吧!?恐怕是不可能的;那就是其他人杀的咯!,也不对,外人是很难瞄准的。!哎哟!脑都乱了!
萧月心烦地拉开窗帘,打开玻璃门,是有木制围栏的阳台,外面都是草地。
“咦!那是什么东西?萧月跳出阳台,拣起一看,原来是手枪,举到鼻前嗅嗅,有硝烟味,那也就是说这把枪应该就是凶器了,可能是凶手留下来的吧?!紧接着,萧月便把手枪交给了叶逸。
“报告叶警官,我们在居所附近发现一名可疑的男子,不时地往这里窥视,他已经被抓住了!”一位警员想叶逸报告。
“把他带进来!”叶逸下命令。
“是……!”警员把男子带了进来。
是一个长相平平的男染,身材中等,额上皱起的眉头显得他很不友善,特别是看到柳明的时候,表情变得更加凶恶,当看到躺在地上李爱的尸体,冲柳明破口大骂:“混蛋!凶手!”
叶逸马上制止了他的咒骂:“先生,你是什么人,与死者是什么关系,为何肯定柳先生就是凶手……?又为什么在柳先生住宅的附近徘徊呢?”
“我叫林星,是李爱的男朋友,不久前,她突然跟我说要和我分手,我实在想不通,所以一直跟踪她,终于让我发现了她和这个姓柳的混蛋有暧昧关系,一定是他怕他老婆发现他们的关系,所以才杀了李爱……!一定是这样的!”林星越说越激动。
“喂!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和李小姐有暧昧关系了,再说李小姐不是我杀的,警官不也说了吗?子弹是从外面射进来的,你一直徘徊在外面,说不定是你杀的也有可能啊!”两人闹得是不可开交。
呐!现在有多了个男人,是不是又要多个谁出来啊!真的是够烦耶……!
既然子弹是从玻璃门外射进来的,那阳台应该会有线索吧?萧月又再一次的来到阳台。
“嘿咦?!这是……?黏黏的,好像是胶带的痕迹,该不会……!萧月立刻向四周望望,标志性的笑容又再次地扬起。凶手使用的手法已经知道,但是凶手的真实身份和第一声枪响的真相还未知道!
不过等一下,好像少了个很重要的人似的,对了!是叶琪这家伙,今天她那个警花竟然不在现场?萧月便开始寻找叶琪的踪影。
刚到客厅门口就听到了那位警花的嚎叫:“哇……!阿姨,你好厉害哦!《美女侦探》的全集你都录下来啦……!”
“对啊!我很喜欢看,特意把录下来的带子转成了DVD光盘,我都看了好几遍了,特别是最后女主角向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开出致命一枪的时候,那一幕真是经典得不得了!还有女主角用真情感动爱人的那幕也很精彩!”咆哮之后,便是诗姮惠甜美之音,两个人的声音简直不能比嘛!
“就是啊!可那一幕我没看,因为我那讨厌的老爸硬是要我洗澡,所以没看,不知你先生喜欢看吗?”
“他?我先生很大男人主义,只要是以女生为主角的戏,他一般都不会看的!”
“那就可惜了……!不过那女主角还真是厉害!我好希望可以像她那样,那我就不用怕阿月了!”
哇!怎么扯到他了。
“再厉害也是别人创造出来的!”(作者语:你不也是我创造出来的,没什么好骄傲的吧!)。萧月走了进去。
“干嘛……!你的话倒是挺多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连礼物都没有给我,嚣张个什么劲啊!”敢说她偶像的坏话,那可是要处以极刑的。
“哪有这种人啊!好像生日就是为了要礼物似的,给我点时间,大不了我再次保证,一定让你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每天都会做梦哦!”萧月拍拍胸脯保证。
呵呵……!看来真的是英汉字典了,让她看了再看一次就长针眼、想了再想一次就会吐、做了一次梦就都做恶梦。神啊!救救她吧!叶琪已经在崩溃边缘。
“阿姨,我可以看《美女侦探》的结尾吗?”叶琪有礼貌地问,毕竟这是别人的家,不能随便地放肆。
“当然可以啊!”诗姮惠走到电视机前,按下DVD的电源开关把已经在里面的光盘调整了一下时间,马上就可以开始经典的一幕。
等等!这房间很奇怪哦!电视机、DVD、空调、沙发以及和画室一样紧闭的玻璃门,哪里不对呢?!萧月仔细地观察四周。
当电视剧将近尾声的时候,随着最后一幕的结束,萧月微微地笑了:“真相终于呈现出来了……!”
画室悲剧(解决篇)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收队!”叶逸正准备收队离开。
萧月立刻站了出来,阻止叶逸。
“叶叔叔,不用着急,真正的凶手还没落入法网呢……!?”
叶逸微微笑了笑:“喔……?!这么说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叶逸似乎早就期待着萧月的这句话。
“没错,杀害死者的真凶……就是你——诗阿姨!”萧月望着她。
“你是不是搞错啦……!姮惠不可能是凶手的,她当时一直和我在一起,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他才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我知道你不能接受,但我希望你能听完我的推理……!诗阿姨之所以能边和柳叔叔在一起,边将死者杀害,那是因为她用了很巧妙的手法。首先,在阳台的木制围栏上,用透明胶带和短绳把手枪固定好;然后,用钓鱼线之类的线栓住扳机,再将线的另一端绑在隔壁客厅外的[分体落地式冷风型房间空调器]扇叶的转轴上,在七点半左右,按下一直放在画室门旁桌子上空调遥控器的开关按钮;这样,扇叶一转动,滚轴上绑住的线就会拉动扳机,子弹便会使出。因为知道死者每晚都坐在同一个位置,所以固定好枪位瞄准死者这根本不困难;当阿姨叫柳叔叔去叫警察的时候,边趁这个时机把固定好的枪卸下来,扔到院子里。只要这样做,即使是在屋子里也可以杀人了,我想在[分体落地式冷风型房间空调器]的滚轴上应该可以找到钓鱼线之类的细线……!”
“那第一声枪响呢……?你怎么解释,该不会用同种方法吧!那为什么玻璃门上只有一个子弹洞……?不管怎样,姮惠绝对不会是凶手,决不……”柳明非常坚定,硬是不相信自己的妻子就是凶手。而此时,诗姮惠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眼中还泛着泪光。
“当然不能用同一种方法制造第一声枪响,她是利用了自己刻录的电视连续剧里的声音。首要的工作就是把转刻录成DVD格式的连续剧《美女侦探》最后一集放入DVD机里,把播放时间调节到女主角枪杀恶人的那一幕,并按下暂停,等时机一到,再用同样是放在画室门旁桌子上的DVD遥控器播放那一幕,因为两个房间的距离并不远,只要伸个手便可以到客厅,所以讯号能很好地传送到DVD里,第一声枪响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接下来只要按下遥控器的电源开关就完成了杀人的伎俩;另外诗阿姨之所以这么大费周章地制造第一声枪响的原因很简单,一是为了更明确地强调子弹是从外面射进来的;二来就是为了掩藏开空调是,空调所发出的讯号声,但阿姨还是漏了一点,就是客厅关着的玻璃门,我找叶琪进去时,就觉得很奇怪,警察在客厅的沙发上找的了子弹洞,又说子弹是从外面射进来的,那为什么玻璃门上没有子弹洞呢……?至于沙发上的子弹洞当然是事先留下来的。这两种手法,时间就是关键,这两者的步鄹也只有在同一时间内进行,才能达到到最好的效果。拉动扳机是要一点时间,所以柳叔叔和阿姨到了门口才有第二声枪响。我记得,当诗阿姨播放的时候并没有把光盘放进DVD里,而是直接开启电源调节时间。这就证明了阿姨早就把光盘放在了DVD里。当然有一点要注意的,当时的电视机是开着的,因为柳叔叔一直在为死者画画,所以有一段时间不会进入客厅,阿姨就可以安心地开着电视,心慌意乱的柳叔叔根本不会发觉有什么奇怪之处……!”
“证据……证据呢?没有证据就不要胡说八道,姮惠才不是什么凶手!”柳明似乎变得更加的愤怒了。
“证据就在诗阿姨的身上,用来固定枪的胶带和短绳,那种东西是不能乱扔的;也可以说根本是没有时间扔掉,柳叔叔报警再怎么久也不会超过五分钟,要把固定得死死的枪卸下来,又要把胶带和短绳扔掉,再怎么说都较为牵强了点;加上知道警察来了一定会对这房子进行大规模地搜查,到时候被警察搜到那可就遭了。所以将胶带和短绳藏在身上是最保险的地方……!”
“不可能……不可能,少胡说了!”柳明大叫起来,此时此刻他仍是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是真正的凶手。
唉……!萧月叹了口气:“柳叔叔,你……你应该很爱诗阿姨吧?竟如此的维护她!”
“废话!我当然爱她!”柳明想也没想就回答。
“那为什么要外遇呢……?难到你就没有发现在你维护她、保护她的时候,她是多么高兴、多么幸福吗?!”萧月也变得激动起来。
柳明愣了愣,转身望着诗姮惠。果然,她的脸上写满了甜蜜、幸福,可是——与此同时那晶莹透亮的泪水也悄然滑落。诗姮惠从裤袋里掏出胶带和短绳:“没错,李爱是我杀的!”
柳明整个人都呆了,想不到结局会是这样:“姮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爱你啊!”诗姮惠是如此的坚定、执着深情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因为爱你,所以不能忍受你与别人在一起。不久之前,我发现了你和李爱的关系,我真的好害怕,怕你会就此离我而去,怕你不在爱我。我不断地想着我们相爱的回忆,从相识到相知、相知到相恋、相恋到相守,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离不开你,整颗心都装满了你,因此我便计划杀了李爱……!我知道自己是在逃避,用最直接、也是最懦弱的方法抢回我的爱人,但我并没有后悔这么做,至少我知道我爱的人,他还爱我、还关心我,这就足够了!”诗姮惠深切地表达着自己对丈夫的情深意切。
此时,柳明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混蛋,因为经不起美色的诱惑,让一直深爱着自己的妻子活在痛苦之中。自己也是如此爱她,却也毫不知情地伤害着她。现在真的什么都完了,一切都结束、一切都是他的错,为什么人总是要在失去时才知道珍惜?这就一定得是人的天性吗?!
:2005-5-13 16:56:00
“姮惠,从结婚以来,我都没有为你画过一幅画,现在我想为你画下最美丽的时刻,可以吗?!”
“好啊!”诗姮惠抹掉眼中的泪水,坐了下来,她要讲自己的快乐、幸福、甜蜜以及自己最漂亮的时刻留给丈夫。而柳明的眼也红了。姮惠!我一定会等你,我的至爱、我的妻子!
在场的众人只有静静地看着他们、静静地守侯着他们两人的世界。
那幅完成的画便起名为——心爱。
***灯火通明的大街上,车水马龙。
“好了,不要哭了,大街上的……!别人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萧月安慰着已经哭得[黄河泛滥]的叶琪,她这个人就是善良。
“什么啊?!他们最后结局是那么的凄惨,你都不会哭吗?你好冷血哦!”叶琪擦擦眼泪。
“我那里冷血啦!我只是想回家后躲到被子你再哭都不行啊?!”萧月装做一副委屈的表情。突然之间,灵光一闪,想到似乎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我好像忘了什么……!对了!是你的生日礼物!”萧月大惊。
叶琪出奇地加快了脚步。
算了吧!她才不要英汉字典呢,省得她要长针眼、又吐、又做噩梦的!
“走吧……!”萧月扯住叶琪的手,走到拍大头贴的店里,将钱交给了老板。这倒是给了叶琪一个惊奇,她本以为要带她去买英汉字典,却没想到是带她来照大头贴。
“闭上眼睛!”萧月说道,右手将不帘拉上。
“干什么嘛……?“叶琪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想什么。
“叫你闭你就闭,哪有这么多废话的!”萧月不耐烦了。
“好啦!我这就闭上好了吧……?”叶琪双目紧闭起来。
突然,两片温湿唇印上了她的,叶琪顿时脑里一片空白,不知该做何反应。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全身无力像虚脱一样,就这么靠在了萧月的怀里,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安全感的光环围绕着她。
一吻终了,叶琪立刻睁开紧闭的双目,萧月那温柔的笑脸清晰地出现在她面前,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萧月凑到叶琪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便将刚才拍下他们接吻的大头贴放进了她的手里:“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好好保存哦……!”萧月笑着走了出去。叶琪呆呆地站在原地,不久,脑子开始转动,立刻冲了出来。
“月……!你刚才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话……你能不能再说一次,我真的好怕自己在做梦!”叶琪变温柔了,也露出了她少有的少女的娇态。
“好啊!听好了,我只重复这一次……!我……爱……你!”萧月双手搭在她肩上,将他的真情表露无疑。
叶琪的脸红了起来:“你上次在圣仁高中对我说你喜欢我,这次怎么变成爱啦?虽说我很喜欢这三个字,但至少我要知道原因……!”
“你废话好多……!原因就是……我爱你!”萧月嬉皮笑脸,语气却透露着坚定不容改变。
“你不怕日后会后悔今天所说的三个字吗……?”叶琪真的好怕他会后悔,怕到头来她所得到的只是一场空,虽说他在圣仁高中的时候已经对她表白了爱意,但她没什么自信能够守住他这个比好多女孩子还要漂亮的男生的心,怕他找到个比她还要好,更有女人味的女孩,便不要她了……这是她最怕的、也是她最不想发生的……!
“不……!我只知道既然做过的事情就不应该有后悔的念头,因为那已经无法挽回。我对你的爱将没有句号,除非……死亡将我们分开……!”萧月像是在承诺什么似的,细手轻抚叶琪细腻无暇的脸庞。
“谢谢……!”叶琪情不自禁地投入萧月怀里,两只纤细的手臂环住萧月的后颈,主动献上自己饱满无限爱意与感激的一吻。
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主动献吻,萧月难免心跳加速,之后更是深情地回吻着。
“走吧……我们……回家了!”萧月牵起叶琪的小手走向归途。
这晚满天繁星,这正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夜空。
作者语:“虽然标题是《画室悲剧》,但结局却不是两夫妻的分离,反而是代表夫妻爱的重生,或许不太现实,但这就是我对爱情的期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爱情得到美满。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祝福!
画室悲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