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4】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他是谁?”我转过头问老太婆,泪水仍旧夺眶而出。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老太婆见我的泪水,先是惊讶,尔后突然开始大笑,笑声不绝,让我很愤怒。我走过去一脚踩在她背上,引发她一连串的咳嗽,终于终止笑声。 “哈……哈……哈……想不到啊,玉奴,你居然还记得他……也难怪,是他的血让你重生…...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3】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1人打酱油
易寒的舅舅,也就是大太太的弟弟,唏嘘姐姐的死,也因为他们全都死在我手里,所以无法得以超升。大太太的弟弟专程从京城请来驱魔的高僧来到“玉坑”。当他们的隆隆马车声到了门外,我还在百无聊赖的与树梢的雀儿嬉戏。僧人进入庭院,第一眼便看见我。 这是个奇怪的僧人,虽然穿着佛家的袈裟,却留着飘飘的白发,手里...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2】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1人打酱油
门开了。 易寒站在新房门口,手里的刀子反射着月光,泛着冰冷的光辉。 易寒并没有杀我,他只是用刀子剖开自己父亲的肚子,肚肠流了一地。 我是被大太太坑杀的。 坑杀,就是俗称的“活埋”。 三更天,易家所有人都被易老爷临死前的哀嚎惊醒,来到血淋淋的新房前,看着默然的易寒、暴尸在床的老爷和躺在他身...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1】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3人打酱油
姥姥给我取名字叫“玉奴”。 姥姥是一户有钱人家的小妾,后来因为得罪了正房夫人被驱逐出来到了这个小山村。这是不是她真实的故事没人知道。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母亲是谁,姥姥有时候说是从寺庙门口捡的我,有时候说是从井台上捡的我,无论如何,我是个弃婴。 我出生的地方有山有水。有竹有荷。 村庄后面是一座山...

03 历史名人录:最毒妇人心【将军之妻】

双月鸟     2018.10.03     个人日记     抢沙发     4人打酱油
衣赐履按:有人说,人的身上,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我觉得可能不够准确,应该说,人是天使和魔鬼的结合体,但这个比重,则因人而异。因此,权力对人的异化,绝对权力对人的绝对影响,一定有,但不同的人,程度不一样。面对权力,霍光略有飘然,但他的老婆,却飞上天了。 前74,七月...
说起颜色,恐怕最让人敏感的就是“绿”了。无论男女,谁也不想头顶一片草原招摇过市。可一位“惨绿少年”,却被预言为卿相之才。 一、惨绿少年 潘孟阳,一个丝毫不出名的唐朝人。这位潘老兄运气爆表当上了户部侍郎,难免有些洋洋得意。“知子莫如母”,儿子是个什么货色潘母最清楚...

03 恐怖言情灵异故事:爱情鬼胎【完结篇】

双月鸟     2018.10.03     恐怖灵异事件簿     抢沙发     4人打酱油
(三十八) “肚子痛。”老护士开了灯,灯光刺眼,人在黑暗中呆得久了,见了光明会不习惯。 老护士的粉红色的护士服已经褪成白色,袖口有一寸长的线头。 “很痛吗?” 仙静点头。 停电了。月亮藏起来,雨从窗户飘进来,带着灰尘的味道。 仙静有些害怕,害怕的时候想叶幽。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的时候...

03 恐怖言情灵异故事:爱情鬼胎【12】

双月鸟     2018.10.03     恐怖灵异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三十五) 白明清快到家时,觉得车后面是坐着一个人,从反光镜往后看,并没有,车里很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晰的听到两个人的呼吸。 夜已深,那呼吸就在耳边,微弱的气息,却没有温度。 肩膀上搭着一只手,干枯的皮肤,手背上布满了尸斑,指缝流淌红色。白明清并不信鬼神,觉得是幻觉,一定是刚才的事情弄昏了头脑。...

03 恐怖言情灵异故事:爱情鬼胎【11】

双月鸟     2018.10.03     恐怖灵异事件簿     抢沙发     1人打酱油
(三十二) 叶幽结婚了,和那个“表姐”,谢奇奇的心摔得粉碎。再也没有理由和借口去接近,再也不能如以前一样彻夜疯狂,留在家里的性爱玩具摊了一床,原来游戏是游戏,有它一定的规则,失败者退出,成功者上位。 谢奇奇白天来幽静吧,喝了一杯咖啡,仙静请客。 “算你走运。”谢奇奇一口气喝完,离去,没有回头。...

03 恐怖言情灵异故事:爱情鬼胎【10】

双月鸟     2018.10.03     恐怖灵异事件簿     抢沙发     4人打酱油
(二十九) 安苎带来的法号叫乾坤的道长出现时,老罗上下打量着,疑惑着,这就是法师?肚子大大的,脸圆圆的,头发长长的。别人说道骨仙风,老罗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道爷,这边请坐。”老罗招呼着,仙静的客人,得罪不得。 仙静此时正在飞机上,和叶幽一起回家。终身大事,首先考虑的应该是父母的意见,孝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