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是假的(5) 她把“七七四十九天”、“万分之一”等等准确的数字都替换了。那些说法有一种神秘的气氛。 “花梅子呀,今天早上我跟你一起出去了……” “你跟我到村外了?”花梅子大惊。 “是。” “你……看见那个人了吗?” “看见了。” “他多大年龄?” “跟你差不多吧。” 花梅子的心一下就放下来...
太阳是假的 有人害怕深夜一个人走在野外,突然看见在深邃的宇宙中,出现一个超出地球科学范围、超出人类想像力的占据半边天的闪着古怪光芒的天外之物。 太阳是假的(1) 每个人对恐怖的反应都不一样。 有人害怕深夜一个人走在野外,突然看见在深邃的宇宙中,出现一个超出地球科学范围、超出人类想像力的占据半...
恐怖的鹦鹉(9) 一辈子很长,因为这一夜就很长…… 时间踩着手表的秒针滴答滴答朝前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听见那只鹦鹉说话了,它在黑暗中低声感叹道:“天哪!这么多鹦鹉!” 我打了个冷战。 难道它是睡着了,梦见了白天的鸟市,在说梦话? 这句话本来是人的感叹,由它说出来,就让人毛骨悚然,而且...
恐怖的鹦鹉(5) 我从来没有得过这么重的感冒,下午就挺不住了。 我来到公司旁边的诊所,打吊针。 我没有告诉公司里的任何人。我想清净一会儿。 诊所里的灯白不呲咧的,让人感到冷清,凄惶,倦怠。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塑料管里的药水寂寞地滴答…… 忽然,我想起了夜里那个嘶哑的声音:“感冒。” 谈情说爱...
恐怖的鹦鹉 原来,工作人员发现他的一个包里藏着一只鹦鹉,按规定,乘坐飞机是不允许携带小动物的。我听见他说:“我是一个魔术师,来北京表演,今晚上要飞到广州赶场……”我的心蹦了一下,忽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他并不是魔术师。 恐怖的鹦鹉(1) 车费 这只鹦鹉的出现就有点怪。 周末那天,我到首都国际...
爱情呵你别开花 让我们亲眼看着--两个美好的人是怎么一天天变成鬼的。 爱情呵你别开花(1) 我退伍之后,被分配到黑龙镇白龙村的供销社。 当时我已经发表很多文章了,走南闯北,见过些世面,因此,每天都郁郁的,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 不过,我喜欢白龙村的宁静。村后是一大片土豆花,雪白雪白,凝重而肃穆...
看不见的女婿 从表面看,这是一个正常的家庭:一男一女,丈夫早出晚归,媳妇在家缝衣做饭……实际上,所谓的丈夫根本不存在。 看不见的女婿(1) 我的老家在绝伦帝小镇,位于中国最北部,那地方冰天雪地,天蓝地白。 我26岁那一年,姑奶死了。 在我的记忆中,她黑衣黑裤,脸色纸白。 她的小脚像两只粽子,...
假面舞会 每一场假面舞会,都有一个女性神秘失踪,但是却没有人察觉…… 假面舞会(1) 这是袁小绛第一次参加假面舞会。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偷偷来的,又新奇,又紧张。 入口有个告示,每个人只许买一张面具。她选了一张相对漂亮一点的面具,是个女妖,面色惨白,嘴唇血红。 接着,她跟随侍者,顺着狭...
第104天 一般说来,女人都不敢杀鸡杀鱼。这些血雨腥风的活,总是由男人操刀,女人只是扎着漂亮的围裙掌勺。不过,葛麦的太太似乎不一样。 第104天(1) 一般说来,女人都不敢杀鸡杀鱼。这些血雨腥风的活,总是由男人操刀,女人只是扎着漂亮的围裙掌勺。不过,葛麦的太太似乎不一样。 她从来不做饭,但是...
路遇(4)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那个村子的。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山西,回到家乡的。 三郎成了我青春期一个黑暗的谜。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过这件事情,独身一人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我都会忽然想起那片灿烂的油菜花,想起她那双眼睛。 直到有一天,我在媒体上看到了几则很玄的报道,好像一道闪电穿越宇宙,击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