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妈妈~”他继续这么叫我,匍匐在地缓缓像我蠕动,仿佛一条硕大的蚯蚓,他爬过的地方留下亮晶晶的粘液,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生物体腐败的恶臭。那些发出碧荧荧光彩的蛋壳渐渐在粘液中萎缩,最后“咝咝”响着消失在粘液中。 突然,他像蛇一样昂起头来,仰着脸,在空气中嗅着,一脸陶醉,身上那些眼睛如毛孔般舒展开...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9】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不过没关系的。 年轻人有些失态的站起来,大步走到门口:“我的钱已经付清了吧?” 我缓缓走到他面前,细带高跟鞋“哚、哚、哚”响着,在他心里钉下一个又一个小坑。 “我们说好的价钱……”年轻人甚至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两、三张粉红色的百元钞票和一些银角子,牛仔裤裤兜白色的里子也翻出来了。他竭力想向我证...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8】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很不幸的,我苏醒了,感谢你的利用,我也正想利用你的陷害引发我体内的力量~” 我的翅膀缓缓向空中抬升,慧灵张着嘴看着被我发出的火焰烧红的月亮,喉咙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 “很可惜,成功的人不是你。”我贴着他身体,我的胸部和腹部都能感觉到他那粘稠的皮肤黏液,“从开始到现在,你只对我说过一句实话——...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7】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5人打酱油
天下的爱情有很多种。 爱情从来不代表幸福和甜蜜。 我只有看着小青抱着复活的许仙狂笑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良久,我终于等得不耐烦了,上去拉住小青的手:“我的任务完成了,交易呢?” 小青眨眨蛇的眼睛,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交易?” 我心中一寒,手里更用力。 “呵呵,我是有交易,我一定会完成的。...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6】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我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一般人在我手握之下肯定会因为灼热而疼痛难忍,但慧灵皮肤的触感与常人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让人恶心的滑腻,湿漉漉的仿佛昆虫的体液,透过他的皮肤仿佛能感觉到他缓慢的脉搏,他的皮肤甚至能像蛇一样通过收缩,从我的手里滑脱。 我双眼圆睁发出红光,猛一用力直接抓住他的骨骼——天!他甚...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5】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杀人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当年易寒杀他父亲的时候、大太太杀我的时候、我作鬼杀掉易家大小的时候……我都觉得是异常轻松的事情。用刀划过脆弱的肌肤,看鲜艳的血液喷涌而出,人的生命也这么缓缓流逝掉。 我却从来没有动手杀过鬼使。 鬼使,是地狱的阎王派来人间为死灵带路的使者,为了对付那些对人间仍有眷恋的恶鬼...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4】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他是谁?”我转过头问老太婆,泪水仍旧夺眶而出。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老太婆见我的泪水,先是惊讶,尔后突然开始大笑,笑声不绝,让我很愤怒。我走过去一脚踩在她背上,引发她一连串的咳嗽,终于终止笑声。 “哈……哈……哈……想不到啊,玉奴,你居然还记得他……也难怪,是他的血让你重生…...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3】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1人打酱油
易寒的舅舅,也就是大太太的弟弟,唏嘘姐姐的死,也因为他们全都死在我手里,所以无法得以超升。大太太的弟弟专程从京城请来驱魔的高僧来到“玉坑”。当他们的隆隆马车声到了门外,我还在百无聊赖的与树梢的雀儿嬉戏。僧人进入庭院,第一眼便看见我。 这是个奇怪的僧人,虽然穿着佛家的袈裟,却留着飘飘的白发,手里...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2】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1人打酱油
门开了。 易寒站在新房门口,手里的刀子反射着月光,泛着冰冷的光辉。 易寒并没有杀我,他只是用刀子剖开自己父亲的肚子,肚肠流了一地。 我是被大太太坑杀的。 坑杀,就是俗称的“活埋”。 三更天,易家所有人都被易老爷临死前的哀嚎惊醒,来到血淋淋的新房前,看着默然的易寒、暴尸在床的老爷和躺在他身...

03 双月鸟奇情故事:玉奴的故事【1】

双月鸟     2018.10.03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3人打酱油
姥姥给我取名字叫“玉奴”。 姥姥是一户有钱人家的小妾,后来因为得罪了正房夫人被驱逐出来到了这个小山村。这是不是她真实的故事没人知道。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母亲是谁,姥姥有时候说是从寺庙门口捡的我,有时候说是从井台上捡的我,无论如何,我是个弃婴。 我出生的地方有山有水。有竹有荷。 村庄后面是一座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