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阿丝镇的时间不是很长,在这里接触最多的人就是你了,我们对于阿丝镇不多的一些了解也全是从你口中知道的。昨天下午在祭台上,我仔细回想了跟你所有的接触,你向我们传递过来的信息主要有两点,这两点内容都让我心生疑虑,就在那时,我开始怀疑起你的身份。”秦歌不紧不慢地冲着高桥道。 高桥眉峰紧锁,...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灭谛】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3人打酱油
黑袍巫师赶到祭台时,仪式已经过去了一半。阿郎教主神态端庄地盘腿坐在阿丝大神神像底下,白袍巫师鹰眼七爷身子笔挺地侍立在他的身后。在神像两侧,两名自卫队成员赤着上身,震天响地敲着两面大鼓,鼓声像一枚枚炮弹,每一发都直落到你的心脏上。鼓声渐渐连成了一片,好像整个山谷都为之震荡,那些身处祭台的人们,这...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遗迹】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6人打酱油
秦歌和雷鸣潜伏在街道边的阴影里,高墙大院的正门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在这阿丝镇上,能掳走冬儿等人的,只有阿郎教主和他的自卫队,冬儿等人现在肯定就在这大院里面。大院秦歌曾随高桥进入过大院,里面除了一排青砖黑瓦的平房与两边的厢房,便只有前后两个院落。阿郎教主在后院种了些菜,闲暇时便在菜畦里除草,在老...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瘟疫】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六年前成为植物人的其实是我儿子,你们都是没有孩子的人,你们现在根本无法体会我当时的心情。我还记得那天早晨,孩子赖在床上不肯起床,是我硬将他从被窝里给拖了起来。我还告诉他,懒惰的孩子将来肯定做不成大事。做不做得成大事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起,那就是最大的福气了。后来在医院里...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凶手】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6人打酱油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在十三岁那年死去,但我的记忆却是我被警察解救出来后,在医院里醒了过来。我的父亲在我母亲死后就开始变得歇斯底里了,有时候我怀疑我的母亲就是被他害死的。我的父亲被判了刑,我靠着众多好心人的救助独自生活。我的身体渐渐得到康复,但我心里却永远忘不了被铁链锁住囚禁在暗室里的那十三个...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恶欲】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12人打酱油
与赵清的重逢简直就像发生在梦里,那个雨巷中扎蝴蝶结的小姑娘,重新在钟震宇的梦里变得清晰起来,而且,几乎伸手便可触碰到她。钟震宇回忆十四岁少年那一夜在梦境中第一次体验到的酣畅淋漓的感觉,立刻便能觉察出自己身体的变化,还有体内那股激流的涌动。 赵清显然已经不认得二十年前雨巷中的男孩了,或许她根本...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嫌疑】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2人打酱油
当他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年时,曾经遇到过一个女孩。那一年,他的父母在城里开服装店已经有五个年头,手上积攒了点钱,终于决定把他从农村接到城里上学。城里的学校和农村的很不一样,班里的学生跟原来的同学也好像有很大的差别。他坐在教室里,总觉得周围有很多火辣辣的目光投射到他身上,不知为什么,他能感觉到那些目...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窒息】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4人打酱油
阳光已经明媚地照耀着阿丝镇,站在弹官堂的门口,可以看见远山被一层氤氲的雾气笼罩,那些雾气并不是静止的,它们随风而动,丝丝缕缕,还有些白色的鸟群在雾中飞翔。这样的景象是身居都市的人们所无法看到的,但现在,它落入黄涛与雷鸣的眼中,俩人却没有觉得一点的轻松。 张松和苏河已经回来,他们已经知道了童昊...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授命】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4人打酱油
据高桥讲,这是发生在阿丝镇的第一起谋杀案。 死者童昊,被利器刺穿心脏,一刀毙命。根据现场调查,死者被发现倚坐在祭台上的石柱前,但那并不是第一现场。在祭台西侧的角落,地上发现一滩血渍,虽无法从血型上加以判断,但几乎所有人都毫不怀疑那是童昊遇害时留下的。也就是说,童昊是在祭台西侧那个角落中刀毙命...

01 恐怖灵异故事:阿斯地狱之门【失踪】

双月鸟     2018.10.01     怪奇不可思议事件簿     抢沙发     5人打酱油
童昊去那个酒吧取照片,竟然再也没有回来。 “我在街道上等了他好长时间,我总对自己说,只要再等上那么一小会儿,他就会回到我身边。最后,我实在等不及了,我向酒吧的方向跑过去,希望能在半道上遇见他。拐过一个弯路,已经可以看见酒吧的霓虹灯了,可是空旷的路面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安慰自己,也许童昊还在酒...
关闭